推广 热搜: 材料  原装进口  地板  木地板  水泥  家居  装修  定制  节能  衣柜 

回应Pa老ul G从raham的一《没有贫富差距,也就没有创业公翠司》

   日期:2019-05-16     来源:asfbUD    浏览:21    评论:0    
核心提示:回应Paul Graham的《没有贫富差距,也就没有创业公司》英文原文:Paul Graham is Still Asking to be Eaten本文显然对 Paul Grah


回应Pa老ul G从raham的一《没有贫富差距,也就没有创业公翠司》
回应Paul Graham的《没有贫富差距,也就没有创业公司》

贫富差距就是美国人戴在脖子上的原罪。robotorgy.tumblr.com

英文原文:Paul Graham is Still Asking to be Eaten

本文显然对 Paul Graham 的《没有贫富差距,也就没有创业公司》注1一文做出了批判性回应。

贫富差距就是美国人戴在脖子上的原罪。robotorgy.tumblr.com

今天很多人邀请我针对《贫富差距》一文写篇评论,其作者是以「随笔作家」自居的 Paul Graham,我最近写的一首诗的主题,取名为《Paul Graham is Asking to be Eaten》。

当我的朋友 Danilo 邀请我对此做出回应时,我说,这件事过于乏味、缺乏主旨而不值得批判。我可以提炼出整个论证的中心思想:「不要憎恨选手,也不要憎恨游戏。憎恨你自己吧,愚蠢的穷人,因为你们未能让 VC 给你投钱创办一家公司。」

Danilo 随后向我支付了 $500,我说我愿意考虑。

过了一天后,更多人想搞清楚,为什么这篇文章让他们大为恼火。

我才下定决心,于是有了本文。

很多富豪急于成为同侪当中的意见领袖,Paul Graham 就是其中之一,这非常明显了。对于 Paul Graham 而言,硅谷意识形态属于美国人应该遵循的意识形态,因此,美国人也应该甘做硅谷意识形态的玩偶,Paul Graham 把他自己看做是一位政治天才。

1--a-j_jDEfN54xbIe47v_RQ

对,是的,当然是这样子。

对于贫富差距,他有 80% 的文章在隐约地谴责穷人,Paul Graham 认为穷人太愚蠢而理解不了富人为什么如此富有。他们太愚蠢了,他说道,因为他们把财富的重新分配理解为解决贫困而非对抗贫困本身的一种方式。真是可发一笑!

他为这些不可救药的穷人树立了一种经过改良的、以他自己为原型的、合法的财富制作者,且不同于华尔街那些肮脏的寻租人注2。

这就是片面引导注3。

自从里根总统放宽了华尔街的管制,华尔街就充斥着肮脏的寻租人,他们的莽撞已经屡次破坏了美国经济。因为政策放宽所导致的滑稽财富,使得华尔街能够让政治家们在竞选经费中窒息,从中换取金融政策,而这种政策只能被算作是联邦政府的意淫。

比尔·盖茨、彼得·泰尔、伊隆·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私下不得不折腾的所有钱,即使加起来,也无法使得这种经济政治浩劫与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所需要的意淫相提并论。

甚至难以望其项背。

因此,我想卖给 Paul Graham 一个人情,因为他让我认识到了,对于美国经济的规模和影响而言,华尔街无疑才是更大的隐忧。

在 Paul Graham 的文章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激怒了你,我猜想正是他心照不宣的主张:创业公司创造了财富。

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超过 95% 的创业公司倒闭了。每一家风投都明白的。大部分情况下,那些烦人的公司只是吃掉了资金,实际上很少破坏财富。

对于你不应该使自己认为「创业公司创造了财富」,还有第二个理由,即创业公司是怎样被投钱的。

真正发生的情况是,像 Paul Graham 之类的富人投资了创业公司,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事情才是有价值的。有了风险投资,富人让创业公司显得合理合法。这样,他们就为创业公司授予了价值。然后,他们使用荒谬的资金和人脉来「建议」和「指导」创业公司,他们认为创业公司有资格拿到资本,因此,他们就能够利用这种资本来开发出一个未来,这种未来正是 Paul Graham 之流所期望看到的。

Paul Graham 在其文章中从未剖析到,Paul Graham 之流可以决定资金走向,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这些剩下的穷人,只不过是凑凑热闹。

做为硅谷意识形态的卫道者,Paul Graham 从这种角度注4让你相信,我们的整个经济就应该运行在创业公司之上。我觉得,Paul Graham 相信这就是民主。他假定,创办一家创业公司的能力,对于每个人都是均等的;这就推论出,机会均等就使得总的财富差距合理了。如果一些人富有,那是因为他们有动力去做因你懒惰而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我非常肯定,这就是 Paul Graham 通篇都在胡言乱语的逻辑基础。

如果你真的不想运作一家创业公司,请不要介意,因为你是一名护士,你深信拯救生命和照料病人就是给社会增加价值。让他们见鬼去吧,就这样。

由于我们大部分人没有首先让我们自己得到 Paul Graham 之流的评判,才缺乏创业资金,而 Paul Graham 从来没有提到过「创业经济是怎样把 Paul Graham 之流放在财阀权威的位置」。或许算不上明显的寻租,但是,这肯定是不民主的。

我们应该对美国的未来保持担忧,它首先不得不通过 Paul Graham 之流的评判。

成熟男人的思考方式:

1-wnGYzhYobTqhp2LP6A7u6A

很明显,差距不是好现象,它让 Paul Graham 之流自视清高。

差距会让唐纳德·约翰·特朗普注5想入菲菲:给它举世无双的核武器能力,他就知道该怎样领导一个君主国家。

差距不是好现象,它让 Paul Graham 之流看完一本 Joseph Stiglitz 注6的书,就天真地认为:他已经理清了所有问题。

贫困的解决方案就像创办 Google 一样显而易见,你们这些穷人们。行动吧!Google 2 都已经规划好了,你们这些白痴。

我们作为普通人,判断某个东西是否有价值,主要通过我们所认为的合理与有意义。在后来的资本主义时代,我们所有人基本上同意,让市场来决定它有无合理价值。(社会评论家将此看做是新自由主义。)

但是,市场所认可的价值,不一定就是最终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对于社会、甚至我们的愿景也是如此。因为在差距明显的情况下,市场会倾向拥有大量资金的人,实际上是以其他人为代价的。

硅谷还没有哪个地方可以验证如此滑稽可笑的公理。

我们在帕罗奥图注7之外的大多数人不明白,像 Peeple 之类的超级愚蠢的产品是怎样被估值为 760 万美元的,而四年级教师却无法还清她的助学贷款、还有租金。不过,根据 Paul Graham 的观点,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 Peeple 妇女们创造了价值,而学校教师只是一个愚蠢的失败者。

问一下今天拯救了三条性命的护士,她的薪水有多少,然后去问问开发了《糖果传奇》注8的那个家伙,他又得到了多少报酬。

在美国,财富创造以合理合法的方式竞争着。我们不都同意《糖果传奇》为社会增加了什么价值。我们当中有些人甚至认为,《糖果传奇》从美国拿走了价值。

事实上,这就是我证明讨论的东西。

但是,《糖果传奇》的这个家伙带着巨额财富消失了,不是吗?

《糖果传奇》稳定价格超过 70 亿美元。根据同样的市场情况,一条人类性命的价格只有 $129,000。

对于社会而言,《糖果传奇》比

54,264 条人类性命的总和,更是值得的。

是的,这个逻辑很好。合理的财富创造。

因为到了愚蠢游戏欺骗你的阶段。你最终打算付出巨大努力,让平庸的想法变得合理,因为它们要赚巨额的金钱、而不是对这种机制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即为什么要把如此多的价值授予给这么愚蠢的东东。为了保持连续性,你不得不保护这种逻辑,即令人毛骨悚然的妇女、Peeple 创始人为社会创造的价值,要多于成千上万个四年级教师所创造的价值。

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因此我除了坚持别无选择,我们坚持并接受一个事实,即被我们称之为上帝的「市场」,是一个病态的、扭曲的上帝。

在类似文章中,Paul Graham 之流正试图把他们对于价值的歪曲解释强加到我们身上。他们的影响力要远超大学教授,Paul Graham 之流的模仿者们致力于让我们相信,最好的社会就是像他这样的人来决定合理性。

他假定,不富裕的人们是因为没有受到驱动,因此在以前的短文中,他忽视了穷人贫穷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受到了 Paul Graham 之流的企业家的驱动,这种可能性是微不足道的。

Paul Graham 说,像保育、科学、学术界、教育等行业,真地不应该保留工会,因为工会应该被效率市场的黑靴子踩碎,给 Paul Graham 之流创造价值。

1-6eNluXIU89TW3RI_cKWH1w

对他而言,一个更好的未来就是 8 人组成的团队赚了数十亿美元,以取代自动化领域里成千上万名工人,后者正为最低生活保障的工资挣扎着。如果这些人失业了,他们只是阻碍进程的附属品,他们咎由自取,因为他们太愚蠢而把生计压在了如此低效的行业。

有个奇葩的说法:让人们处于贫困,只有一个原因,他们未能把将来的淘汰资本化。

是的,坐下来预测人的生死,更多地就像询问还在挣扎的广大美国人民一样,他们只想做完一天的工作,这样才能供养孩子、或许交得起租金。

然而,百万富翁也会问到这个问题。

这不是讽刺。

因为他需要使其财富差距合理化。

不是所有人都认同,Paul Graham 之流真的为社会贡献了什么价值。以市场为依托的合理性被我们这些人提出了质疑,《糖果传奇》对世界做出的贡献,要远超 8 个非洲国家生产总值,我们觉得这种看法是荒诞的。

我相当肯定,如果未来还是靠民主选举维持的话,Paul Graham 之流用他们的金钱所打造的未来,肯定不是我们大多数人所赞成的。

但是,因为民主选举,我们才不会支持一个以市场为依托的未来。

Paul Graham 之流需要写类似文章,这样你就不会质疑,市场机制在财富差距的极端条件下,有多么不民主。《糖果传奇》已经强加给了世界,如果没有比它更好的同类产品出现,那么,他们需要赢得关于合理性的竞赛,这样美国人就不会投票决定征税了。

因此他们写文章时都带着含蓄的前提,即我们处在市场之下的国度,他们的所有财富,皆来自市场,也是这样赚取的、合理的。

先入为主。

做为一名文化方面的社会学家,我实在不敢苟同 Paul Graham 的话:「如果我们想修复数据背后的世界,我们就必须理解这个世界,专注于它们最擅长的地方。」但是做为一名文化方面的社会学家,我还发现 Paul Graham 是滑稽的,他认为,像他这样的创业狂热分子,应该免责于贫富差距根源的审查。

就好像风险投资资本主义还不是资本主义一样。

如果我们已经从唐纳德·特朗普那儿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财阀们努力跻身于公众舆论,让我们看到了政治荒谬性的壮丽场面。

但是,有些财阀在写一些贫富差距方面的无聊文章,以避免走上象征性的铡刀,他们该怎么办呢?

请允许我把锤子换成斧头。

Paul Graham 之流不顾一切地需要被倾听,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的合理性有个基础,那就是很多人认为他们是聪明的、敏锐的和有见地的。像 Paul Graham 这样的富人们,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这上面,就是为了写类似的遁词,没有其它理由了。

每当他们丢给这个世界一个观点时,有多少人会奴隶般地锐推他的观点;每当他们说了肤浅或让人产生疑问的观点时,能在多快时间内让其它富人接着维护。他们就是这样测量合理性的。

他们明白,他们需要让自己的神话机器嗡嗡嗡地运转不停。

因为决定价值的方式就是富人们「创造」价值的方式。

这是他们的事情。

如今,一切符合期望。在美国,有数百万受过创伤的人们信奉 Paul Graham 的观点,一生中值得付出的唯一事情就是获利,市场就是价值和公平的财产指示器。成千上万人都雄心勃勃,想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阅读 Paul Graham 的文章,接受赤裸裸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洗礼,甚至没有任何质疑。

因为,金钱决定了合理性,而我们,不都清楚这一点。

Paul Graham 有很多钱,有了这个基础,他让自己深信,他就是一名意见领袖。

做为意见领袖,他认为他正在拽出一些恢弘的、绝地注9式的精神鸦片,来论证硅谷不是我们要找的贫富差距的根源。

我同意 Paul Graham 那篇冗长文章开头提到的看法,即放宽金融管制,肯定会驱动贫穷的机器。如果硅谷是贫富差距宇宙中的金星,那么华尔街将是该死的太阳。但是,那不是说因为太阳更大,我们就应该忽略金星。

因为,我对于硅谷的热爱,理由在于它常常冒着风险做着惊人的探索。

让一名左翼亿万富翁在一夜之间、奋不顾身地把声音抬高到 Paul Graham 一样的程度,立即就能使 Paul Graham 的合理性运动破灭,因为后者浮夸的文章太过肤浅。

是的,如今硅谷正热衷于 Soylent 代餐粉注 10,它是富有白人的阴谋自由主义,他们写的随笔提到了,应该从不赋给女人投票权,但这不是说,如果下一个人因为投资了搞砸我们生活的、不可复原的下一代唇印、而赚了数十亿美元,他就不能对于未来的运转方式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

比如,他们或许不认同,创业经济是民主的基础。

他们或许相信,市场成功是衡量社会价值的、相当荒唐的晴雨表。

他们不会动用资本手腕去破坏工会,他们的 tweet 或许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 X 给大多数人带来了痛苦,那么,X 就是我们大多数人应该解决的问题。其它问题都是在浪费时间。

他们或许指出了,Paul Graham 之流通过坚持他们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价值,来维护他们的财富,因为他们善于说服人们,他们投资的东西之外,都没有价值。

如果只是指出所有的资本主义都是彻头彻尾的把戏,那么这个人或许会选择他们基于市场的影响来扰乱这场关于合理性的比赛。他们或许只是乐于提醒 Paul Graham 之流,人们手头象征性的铡刀常常没有张开。

他们——只是故意这样做——写类似文章的理由或许很简单,他们发现对于以随笔作家自居的一个富人,认为「对抗贫困」是一种响亮的政策宣言,而不只是为了检验该富人在意见领导力方面的中等禀赋,这让他们受到了侮辱。

最后,我发现自己有些累了,对于富人傲慢的主题,我又一次思考了太长时间。但是,本文只是更加坚信我之前持有的疑问,即 Paul Graham 急于用他的鼻子在屎里擦。到了本文,我谦卑地决定,Paul Graham 还在要求我们吃掉它。


译文:《Paul Graham 还在要求我们吃掉它》腊八粥

注释

    貧富差距(Economic Inequality,亦称为貧富差距、贫富不均、经济不平等和国民收入不均等)是指一个群体里面每个人之间的经济资产(财富)及收入的分配不均等。本用词一般是指一个社会里面个人或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但亦可用以指出国际貧富差距。貧富差距问题跟经济平等、平等机会及平等结果的概念有关。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2%A7%E5%AF%8C%E5%B7%AE%E8%B7%9D寻租活动(英语:rent-seeking)又称为竞租,是指在没有从事生产的情况下,为垄断社会资源、或维持垄断地位,从而得到垄断利润(亦即经济租)所从事的一种非生产性的寻利活动。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8B%E7%A7%9F片面真理(Half-truth)或片面引导是一种欺骗性的陈述,其中包括一部分真理。陈述可能是部分是正确的,该语句可能完全真实的,但只包括全部真相中的一部分,也可能利用一些欺骗性的元素,如不当的标点符号、双关语,特别是当其目的是欺骗、逃避、指责或歪曲事实时。在逻辑中,则有似真似假。只要两者中其中为是,即为真理。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9%87%E9%9D%A2%E7%9C%9F%E7%90%86工具规律:这种概念也被称作工具定律,马斯洛的锤子,小木槌或者金锤子,它表现为对一个熟悉的工具过度的依赖。亚伯拉罕·马斯洛在 1966 年提到:“我认为假设你所拥有的工具只有一个锤子时,你把所有的事物当作钉子来对待是很有吸引力的。“从一个人所专的角度去看待事物”,以及,管理者会产生一种从他们专长的管理角度去看待事物的趋势。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7%A5%E5%85%B7%E8%A7%84%E5%BE%8B唐纳德·特朗普(英语:Donald John Trump,1946 年 6 月 14 日-)出生于美国纽约皇后区,是一个美国商业大亨、电视名人和作家。他是特朗普集团董事长及总裁,也是特朗普娱乐公司的创始人,在全世界经营房地产、赌场和饭店。一直以来,特朗普因为奢华的生活方式和直言不讳的性格而声名大噪,最近则由于担任自己的 NBC 实境节目秀《谁是接班人》的主持人而更广为人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4%90%E7%B4%8D%E5%BE%B7%C2%B7%E5%B7%9D%E6%99%AE约瑟夫·尤金·斯蒂格利茨(英语:Joseph Eugene Stiglitz,1943 年 2 月 9 日-),小名乔·斯蒂格利茨(Joe Stiglitz),美国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员。他在资讯经济学上有重大贡献,是新兴凯因斯经济学派的重要成员之一,与保罗·克鲁格曼在诸多观点上相同。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A%A6%E7%91%9F%E5%A4%AB%C2%B7%E6%96%AF%E8%92%82%E6%A0%BC%E5%88%A9%E8%8C%A8帕罗奥图(英文:Palo Alto)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内的一座城市,位于旧金山湾区西南部,在山景城和门洛帕克市中间,西方毗邻著名的史丹佛大学。帕罗奥图位于旧金山湾区南部,离旧金山 50 公里左右,在 101 号美国国道与美国公路 280 中间。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8%95%E7%BE%85%E5%A5%A7%E5%9C%96_(%E5%8A%A0%E5%88%A9%E7%A6%8F%E5%B0%BC%E4%BA%9E%E5%B7%9E)《Candy Crush Saga》(简称:Candy Crush),由英国网络游戏公司 King 开发,宝石方块类型的游戏,具有同步功能,用户的游戏进度可于不同平台上切换。目前,此游戏之国际版并没有官方的中文译名,“糖果大爆险”和“糖果粉碎传奇”是较为常见的中文译名。中国内地方面,由于与腾讯签订了代理协议,中文版以《糖果传奇》作为该游戏的中文译名。中国内地之 App Store(iOS)及中国内地之 Android 应用市场均提供此游戏之中文版,惟不提供国际版。https://zh.wikipedia.org/wiki/Candy_Crush_Saga绝地(英语:Jedi,英语发音:/?d???da?/)是星球大战世界中的光明武士团体,以维持银河光明势力为己任,并精通原力(the Force)相关知识及技巧和使用光剑作为武器,他们怀有高明的战斗技能与高尚的品德。其行为准则被认为融合了骑士精神、武士道、佛教及道教等思想或宗教。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5%95%E5%9C%B0吃饭是一种社交,而不是填饱肚子,要填饱肚子只需要 Soylent 这样的代餐营养粉就够了——这就是当下硅谷人的逻辑。中国也出现了类似产品,叫“若饭”。http://wtoutiao.com/p/17aj3zu.htmlRosa Labs 的营养型饮料 Soylent 含有维生素、矿物质以及其他营养素,可以直接饮用,替代健康食品。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香港巨富李嘉诚以及谷歌风投在内的知名投资者都在支持这些公司。http://www.mkrpn.com/jbbl/29737.html
asfbUD
 
标签: 杏彩娱乐注册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owered By DESTOON